首页 > 队伍建设

费县“四特刑警”史夫俊倒在千里之外的“扫黑”路上

www.paly.gov.cn  发布时间:2018/5/4 17:00:22 大 中 小 论坛


四月的沂蒙,已经是草长莺飞,而2000公里外的绥芬河,依旧白雪皑皑。

4月3日清晨6点30分,一名屡立战功的善战刑警,年仅47岁的临沂市费县公安局刑侦大队预审中队指导员史夫俊永远倒在了白山黑水间,倒在了侦办扫黑案件的路上,牺牲时身体和双手还保持着奔跑的姿势。

噩耗传来,同事无法相信,作为刑侦大队最年长的老大哥,被誉为“特别较真、特别细心、特别钻研、特别吃苦”的“四特刑警”怎么就走了呢?他椅子上还挂着警服,桌子上还放着茶锈斑斑的玻璃茶杯和厚厚的一叠案卷,大家还等着与他一起并肩战斗呢!当护士的妻子无法相信,她知道当刑警没白没黑容易损害身体,前几天还逼着丈夫在自己的医院做过检查,各项指标都正常啊,为什么说走就走了?还在上高二的17岁儿子无法相信,去年夏天爸爸答应他照一张穿着警服的“全家福”,为什么说话就不算话了呢?

史夫俊,一位历经军人、警察历练,多次荣立个人二、三等功,沂蒙人民的好儿子,新时代沂蒙警队的优秀代表,永远离开了我们,离开了他所深爱的这方土地、他所热爱的岗位和每一位他记在心上的人。

黑土地上,白雪覆盖的白桦林发出呜咽,声声悼英灵;千里老家,八百里沂蒙松涛阵阵,声声唤忠魂。

与时间赛跑 他牺牲在离家2000公里外的边境小城

3月下旬,费县“扫黑办”接到一份涉黑举报。这份举报里扎实的证据不多,最重要的一条线索是嫌疑人曾经在黑龙江的绥阳林场雇凶伤人,史夫俊主动请缨:“我去!”军伍15年,从警14年,急难险重任务,史夫俊总是冲在第一线。

4月1日上午,史夫俊与督察大队大队长刘才后一起踏上侦办这起黑恶案件的征程。

从临沂到青岛,从青岛到牡丹江,从牡丹江到绥芬河,两人下了汽车换火车,一路风尘仆仆,马不停蹄,终于在4月2日下午2点到了绥芬河市。

将行李放进宾馆,当刘才后准备喊史夫俊吃午饭时,发现他已经和一名证人联系上了,电话里约好对方下午2点40分见面。

“干完活再吃吧,材料拿到手,吃饭才踏实。”迅速进入工作状态的史夫俊对刘才后说。

“老史非常会做群众工作,一般情况下证人是不愿出面作证的,尤其是涉黑案件,而老史从两人同龄聊起,讲沂蒙情,说同乡谊,谈家乡的变化和家乡人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聊着聊着,在电话里就和对方成了朋友,对方也非常愿意为我们作证。”刘才后佩服地说。

下午2点40分,俩人与证人见面。刘才后问,史夫俊记,两人用了整整两个小时,记录下涉案嫌疑人雇凶将一名林场工人捅为重伤,后逃回山东费县老家的经过。

让刘才后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份史夫俊废寝忘食记的证人笔录成为他从警生涯的绝笔。

4月3日早6点,两人退房后要到30公里外的绥阳林业公安局调取档案。

北方4月的早上非常冷,气温零下6度,边境小城也“醒”得非常晚,宾馆门口见不到行人和车辆。宾馆前面的绥芬河小广场是一条大路,能打到车的可能性比较大,两个人背着行囊一路疾行。

当两人刚刚到达路边的时候,史夫俊突然低头捂了一下胸,然后一头歪倒在地上。

“老史,老史,你怎么了?”刘才后抱着战友声声呼唤,可是史夫俊始终没有回应。

发现意外的路人立即拨打了120急救电话。

看着昏迷不醒,浑身抽搐的史夫俊,刘才后急忙脱下自己的衣服盖在他身上,然后用纸擦掉他嘴角溢出的泡沫。

“老史,你快醒醒!咱们还有30公里的路要走呢!”刘才后哭着喊道。

120急救车来了,刘才后护送着战友来到医院,期待着战友重新站起来,一起将这起涉黑案件漂漂亮亮地办完。可是医生的回答让他如坠深渊:“史夫俊因急性心肌梗死,不幸去世。” 扫黑路上多艰难,壮志未酬身先死。

病床前的刘才后放声大哭,远在2000公里外听到消息的费县民警无不眼含热泪,眺望着北方,一遍遍地呼唤着战友的名字。

特别较真 他每一段征程的方向都是公平正义

204室是史夫俊生前所在的办公室,大队的人都知道,只要他不出发,204室就会传来阵阵辩论声。

主持大队工作的教导员李成清楚地记得,有一次,他深夜办案回来,看到204室亮着灯,远远还能听见激烈的争吵声。

“吵什么吵,有那个精力赶紧回家帮媳妇干点活。”李成推开门就骂争得起劲的史夫俊和张杰。

“没有吵架啊!”两个人被骂的一头雾水。

原来两个人为一起案件而争论。在一起制毒大案中,犯罪嫌疑人从常州进了一批原材料,担任副大队长的张杰认为这是市面常见的化学品,中队人手不足,查不查无关紧要;而史夫俊却认为必须去查,查清楚是否经过有关部门的审批,否则售货方也涉嫌犯罪。三人经过争论,决定查,这么一查,非法出售易制毒品原材料的2个物流公司老板和1个供货商被追究刑事责任。

“老史哥性格直爽,有什么说什么,从不藏着掖着,大家最喜欢找他探讨案件,其实辩论也是学习的过程,争着争着侦查方向就清晰了。”副大队长魏鹏说。

2017年3月10日,大队获得一条制毒贩毒线索,一伙外地人窜至费县上冶镇,租赁一处偏僻的厂房生产毒品,15日他们的第一批毒品将成形,抓捕时间也定在了那一天。结果因为厂房散发出刺激性气味,14日下午被附近村民举报而打草惊蛇,抓捕行动被迫提前,当天制毒贩毒的主要犯罪嫌疑人闻风潜逃,民警只抓获了三名下线小喽啰。

逃走的主要犯罪嫌疑人与落网的嫌疑人都不熟悉,且均使用的化名和假身份证,就在不少人都觉得这个案子要黄的时候,史夫俊通过审讯进行模拟画像,随后带着队员赶赴上冶镇,从案发地附近、宾馆饭店、金融系统拷贝了100多个GB的视频资料,一看就是三天三夜,最终确定了主要嫌疑人。

在这场打击毒品犯罪的歼灭战中,史夫俊提出并采取由表及里“剥皮式”调查、自下而上“递进式”打击、网上网下“协同式”作战,三下江苏,两赴河北,行程万余公里,抓获涉案犯罪嫌疑人19名,包括所有主要犯罪嫌疑人和异常狡猾屡屡漏网的两名制毒技师,打掉制毒窝点两个,缴获毒品半成品349.19公斤,设备及原材料一大宗,成为公安部督办案件,也是费县有史以来最大的一起毒品案。

在这起案件侦办过程中,史夫俊认真学习化学和毒品知识,制作的案卷材料有半米多高,形成完整的证据链,个别心存侥幸的毒贩“零口供”仍然被批准逮捕和提起公诉。

从警14年,史夫俊从不争个人得失,只与案子较真,与犯罪嫌疑人较劲。

特别细心 他心里时刻装着案件、群众和战友

“老史哥看过、听过的东西都能记住心里,心特别细,这让大家都很佩服!”这是刑侦大队民警普遍的评价。

2017年5月30日,费县梁邱镇发生一起故意杀人案,案发后,反侦查意识特别强的罗庄籍犯罪嫌疑人吕某潜逃。6月22日下午3点,在市公安局有关部门的协助下,民警获得了一条重要线索。史夫俊立即与战友们在费县汽车站布下了“口袋”。

“我们4名刑警着便衣混在乘客中间,密切关注着戴网球帽的乘客,就在一名戴草帽的乘客刚从我眼前走过时,就听史夫俊喊了一声‘就是他’,接着冲上来一个锁喉将其摔倒在地,这人正是我们要抓的犯罪嫌疑人。事后我才知道,史夫俊不仅把嫌疑人的视频截图记在脑子里,甚至把公安网上能搜到的吕某照片都牢牢记在脑子里,所以无论嫌疑人怎么化装还是被老史认了出来。”张杰回忆起抓捕的那个瞬间,犹觉得史夫俊还在与他并肩战斗。

14年来,只要聊起参与侦办的800余起刑事案件,抓获的700余名违法犯罪嫌疑人,史夫俊都如数家珍。

争论案子时,史夫俊经常与同事争得脸红脖子粗,危险面前,他总是把战友挡在身后。

2015年冬天,史夫俊在费县南外环协助蒙阴警方抓捕一名涉毒犯罪嫌疑人。嫌疑人手持一把半米长的军刺拒捕,蒙阴战友鸣枪示警后,嫌疑人竟向着开枪的民警刺去。史夫俊见状快步挡在前面,将嫌疑人一把推开,军刺险险划过后背,羽绒服被划出一道30厘米的大口子。趁着嫌疑人愣神,史夫俊与参战民警顺利将其抓获。

2014年8月,专案组赶赴兰陵抓捕两名盗窃犯罪嫌疑人的时候,嫌疑人疯狂倒车,向史夫俊的车撞来,他机智勇敢应对,经激烈碰撞,最终将嫌疑车辆死死别住,控制了嫌疑人。细心的战友发现,他那辆几近报废的车碰撞变形的地方都在驾驶室的位置,战友们所乘坐的后座处却毫发无损……

“老史哥见不得别人一点困难,见到了就会帮。”五中队中队长彭庆国含着泪说。2017年春节前夕,他与史夫俊一起去新庄镇太和村调查案件。完成任务后,史夫俊到处打听小卖部,太和村没有就去了临近的大村,买了5份鲜排骨和干面条送到5户贫困户家中。原来走访时,史夫俊了解到这5户村民家境贫寒。

史夫俊的心很细,能记着每一起经办案件的细节,记得刀光剑影中战友的安危,记得需要帮助的群众,却唯独没有他自己。

特别钻研 赴东北前他手里一直是零积案

“有棘手的案件常常首先会想到史夫俊,他善于钻研,什么样的硬骨头都能啃下来,也从来没有让局党委失望过。”局领导这样说。

2017年7月,一起棘手的刑事案件积案交到了史夫俊手里。一年多前,新庄镇60多岁的相某被人非法拘禁并殴打,由于没有留下线索,案件一直悬而未决。

时隔一年半,再次攻坚,大家都为史夫俊捏着一把汗。

史夫俊从可疑车辆入手,借助信息化手段,以车找人,深入分析、综合研判,历时一个多月,真把案子给破了,涉案的4名嫌疑人全部落网并最终判刑。

“干一行、爱一行、专一行说的就是老史哥,他各个信息化系统、作战平台用得异常娴熟,并且结合实战总结出很多战法,年轻民警都愿意找他讨教。”副大队长魏鹏说。

2013年7月,史夫俊从经侦大队副中队长调任刑侦大队任中队指导员,他迅速从一名新兵成长为业务骨干,屡破大要案,靠的就是学习:学习刑侦部门信息化手段的运用,学习老侦查员的经验,学习每一份优秀案件材料。

实战是最好的检验。2011年的时候,史夫俊在经侦大队曾接到过一起诈骗案件的报案,由于犯罪嫌疑人使用假车牌、假身份,线索不多,一直没有破案。到了刑侦大队后,只要没有任务,他就静心研判这起案件,充分运用多维数据碰撞、多区域合成等多个自己研究出来的信息化战法,以假车牌为线,串并出轨迹,然后按图索骥,最终锁定江苏及临沂郯城的3名犯罪嫌疑人并将其全部抓获。2015年冬天找到受害人退赃的时候,受害人惊讶地说:“过去4年了还能破这个案子,真了不起。”

史夫俊唯一的爱好就是学习,学习如何破案。在他眼里,案子没有大小之分,无论是影响大的命案还是民生小案,只要侵犯了群众利益,他就全力以赴。在他赶赴东北办理涉黑案件前,手里没有一起未破积案。他虽然走得如此仓促,但他走得一定没有遗憾。

特别吃苦 一杯浓茶就能工作一整夜

“他常常一杯浓茶,一叠案卷,一看就看到凌晨二三点钟。”同办公室的民警说。

2016年,费县侦办的“1·29”骗取出口退税案受到中央、省、市领导的批示表扬,经侦大队民警孙敬田清晰地记着前期侦查阶段史夫俊参与时的情景。史夫俊只是专案组的普通一员,每天晚上交流完调查情况后,都主动把所有的笔录要去,一个晚上不睡觉逐一看,然后次日清晨再把材料还给侦查员,侦查员们会发现,材料里多了张纸条,上面写着材料的不足和需要补充的内容。

“没有人要求他去干这些,他就是这么认真,一个月的调查时间里,他就是这样在别人休息的时候一晚一晚熬过来的。”孙敬田泪流满面地说。

“虽然一个月在一起吃不上一顿团圆饭,但是老史非常爱家,他常说,我也帮不上家里什么忙,等退休了,就买辆越野车,好好陪着你周游全国,他怎么能说话不算话呢?!”说着说着妻子泪如雨下。知道妻子睡眠浅,史夫俊凌晨二三点钟回家后,都是悄悄在沙发上睡。妻子上班早,走的时候丈夫还没醒,也不忍打扰到他。虽然同住一个屋檐下,但是两人却难得说上几句话,吃上一顿团圆饭。

家里没有一张全家福,去年夏天儿子要求拍一张爸爸穿着警服的全家福,史夫俊也答应了,妻子交上了300元拍照费,就是因为忙,天天拖,如今也成了永远无法实现的遗憾。

英雄无悔留丹心,浩气长存铸警魂。

4月5日,清明节,细雨纷飞,人人垂泪,从费县高速路出入口一直到县城,十余里的路上,站满史夫俊并肩战斗的警察兄弟、军旅战友、家中亲人、受助群众和闻讯赶来的父老乡亲。

“接史夫俊哥哥回家!”在史夫俊遗体归来的一路上,响起撕心裂肺的喊声。可是史夫俊再也听不到了,他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英魂已去,信仰永存!

中央政法委 | 全国人大常委会 | 最高人民法院 | 最高人民检察院 | 司法部 | 公安部 | 全国政协 | 山东政法网 | 省公安厅 | 省检察院 | 省高级人民法院 | 山东司法
临沂党建 | 临沂人大 | 临沂市府| 临沂政协 | 临沂纪委 | 临沂法院 | 临沂检察 | 临沂公安 | 临沂司法 | 中国临沂网
新浪网新闻中心 | 法制网 | 正义网 | 中国法院网 | 中国警察网 | 中国法学会网 | 民主与法制网 | 新华网法治频道 | 中央电视台社会与法频道

临沂政法网     兰山政法网     河东政法网     罗庄政法网     郯城政法网     兰陵政法网     沂水政法网

沂南政法网     平邑政法网     蒙阴政法网     莒南政法网     临沭政法网     高新区政法网     经济开发区政法网     临港区政法网